是个尤里厨

【奥尤/维勇】当窗外开满向日葵〈5〉下

前情、设定戳头像
前言撤回,我突然发现我起的标题就是一个甜文,所以根本写不来虐文啊。果然我还是新开短篇来玻璃渣比较合适。下一篇不更向日葵了,更一部车/
——————————————————
  “我能看看BK的照片吗?”

  “你也看见了网上的信息了,他的真实信息不多,所以……不能给你看了,抱歉。”

  “噢,那算了。”尤里有些失望。

  “尤里很喜欢BK?”

  “嗯,很喜欢。他的第一本书出版时我碰巧得到了一本,然后看了之后就喜欢上了。我想他一定是一个很美好的人,文笔特别温柔。”尤里脸上挂着微笑。

  “我想他听到后会很开心”

  “哈哈,他粉丝那么多肯定不会听到的”

  “没,我会转告他的。我给你那本书有他的签名,你看了吗?”

  “!!??”尤里很惊讶,没想到自己居然有BK的签名,整个人震惊到说不出话。
——————————————————
  ⒈抱歉断在了很奇怪的地方,很短。因为很急地要写新短篇。原因如下

  ⒉椴问了朋友:继续写向日葵还是写玻璃渣/麦芽糖,朋友选了后者,嗯所以就开车了,我还没尝试过,现在有了一点点想法大概这周写出来。

  ⒊背景是情人酒店什么的,这种酒店真的和普通酒店很不一样,很适合写车。椴去过台湾的,难以磨灭的记忆,整个房间有种说不出的气氛,非情侣的人去了会尴尬吧,还好当时列表的一个小哥哥安慰了椴 当初椴才12岁/quq
——————————
浅谈什么的:

  yoi的各位都是很温柔的人,最温柔的当数老维,维勇真是上辈子拯救了太阳系才在一起的吧。

  奥塔有着鹰一样的眼神,与其说他有铁骨铮铮的蒙古人血统,不如说是先祖有一段俄罗斯族的邂逅,我的印象里白人都是内心很温柔的/而且和尤里更有夫妻相。(椴查过哈萨克的人种,像繁星一样复杂的人种)

  如果看番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些别的东西的话,让我最在意的两个镜头就是开头我勇在厕所哭,和承吉被淘汰后的情绪。
  运动员真的很不容易,这一段是我看完柚子比赛后有感而发临时加的。柚子虽然有着加拿大站的一个flag,但是看到3A失败和右膝受伤的字眼时真的忍不住哭出来。运动员的努力却没和成绩形正比,是最伤心的一件事了。
  我想大家也是。

  ojbk了这周更辆车,我也许要学学赵括那种纸上谈兵的手法了。没做过但是经验丰富什么的x(划掉这一句)

【奥尤/维勇】当窗外开满向日葵〈5〉上

设定、前情戳头像
————————
  尤里看了BK太太的新书之后整个人都十分兴奋。

  怎么会有这么甜的故事!BK太太一生推。

  尤里打开电脑搜索BK的信息,但网络上连BK太太的性别都没有,自画像也是一个看不透性别的火柴人。关于他的信息,也就只有“哈萨克斯坦人,现居俄罗斯。”

  咦?奥塔不就是外国人吗?还是做编辑的,说不定他认识BK太太呢。

  尤里风风火火地从后院跳过去,正好看见奥塔在他家后院,这就比较尬了。

  “呃……尤里?”奥塔看见尤里有些呆,但是是尤里翻过来找他的。

  “……奥塔,下次我会走正门的,我有急事找你,所以就翻过来了。”尤里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如果是尤里的话没关系的,进我家再说吧。”此时的奥塔真像个人贩子。

  尤里还是第一次进奥塔家。奥塔家的装修风格让他有些惊讶。原木的家具,民族风情的装饰画,简约的线条,以及为这性冷淡装修风格添上一丝温暖温暖元素的地毯。

  奥塔就臆想过这么一天,尤里会来他家,所以他事先吧关于“BK”这个身份的东西收起来了,以免被尤里发现。

  “奥塔你家真漂亮,我以后能常来吗?”

  “谢谢,如果是尤里当然可以。”奥塔把一杯水放在茶几上,说“尤里有什么事情吗?这么急就从后院翻过来了,以后别这样会受伤的。”

  “BK太太在网上的信息是现居俄罗斯的哈萨克斯坦人,我记得你是编辑,你认不认识BK太太?”

  “啊……其实我也是来俄的哈萨克人,我和BK其实……认识。”奥塔有些慌张,一时不知道怎么收拾这个局面。

  尤里立刻窜到了奥塔面前,抓住了奥塔的手,喊到“真的啊!”眼睛都在发亮★

  奥塔有些不适应尤里突如其来的亲密 又不知如何和尤里说好,一直支支吾吾的。

  尤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连忙退后两步,站直了身体脸色微红。

  “嗯,的确是的,我们是一起来俄的。”奥塔撒了个弥天大谎。
——————————————————
  椴的一些碎碎念:

  ⒈分上下是因为椴在三次遇到了一些琐事,作业、cp、朋友,所以周五有空就先发了五的一半,椴在学校用纸写的。

  ⒉因为上也写了差不多,所以下的篇幅不会很多,但椴打算把我对yoi各位的理解写出来,真的很喜欢这个美好的故事。

  ⒊有时候写文的时候也会把个人的情感带进去,因为也不是写新闻报道。原本的思路是尤里知道了BK就是奥塔这件事情很激动,然后在一起这样x,但现在就打算写成“尤里知道真相后有些生气”会有些虐,椴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后面的情节。嗯就是椴最近也遇到了这种事情有些负面但也有了灵感就带到故事里了,希望你们别
揪心,椴每天都在学校写,速度不慢的。

  ⒋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点点小蓝手和小红心❤

【奥尤/维勇】当窗外开满向日葵〈4〉

设定、前情戳头像
————————
  刚刚尤里的头发碰到了我的脸。

  身上都是尤里的味道。

  奥塔回到家后觉得自己都要化了。

  对了,还要把那本书给尤里,应该是那一本《You are sun /I am sunflower》
 
  奥塔把要送给尤里的书写上了一句话“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向日葵”。这本书把一对恋人比做太阳和向日葵。嗯言下之意大家明白。

  接下来奥塔该思考如何和尤里搭话,明天去把书给尤里。

  ……

  奥塔早早就起了床,一直在想该什么时候去找尤里。这天是周末,他怕太早过去打扰尤里,他准备十一点半去拜访,说不定还能和尤里一起吃午餐。

  过去时,奥塔看见尤里穿着豹纹的睡衣开门,差点没叫出声来,俄罗斯人民果然……迷。

  奥塔把书递给尤里,尤里那一双绿瞳立刻发光,刚转身想拿钱给奥塔,奥塔却阻止了,说“这个给朋友的礼物(笑)”

  朋友?这个词尤里已经陌生了。中学时学业很忙,为了给爷爷一个交代,所以几乎没有很熟的同学,更多的是因为外貌而找上门的麻烦。尤里上了大学之后就与同学交集更少了。尤里住的地方离大学近,课一周就四、五节,所以在家的时候很多,而且被认成女孩被追求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奥塔说他们是朋友时尤里很感动。

  “谢谢。”尤里拥抱了奥塔一下。

  奥塔的心快被小鹿撞碎了。

  然后奥塔在尤里家交换的电话,喝了茶,聊了天,吸了猫。奥塔说想养宠物,尤里就把养狮虎蝎的心得和奥塔说。养宠物只是个想和尤里聊天的幌子,奥塔更想养尤里。

  不知不觉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尤里当然是邀请奥塔留下来了。

  可以和尤里一起吃他做的饭??!!奥塔整个人都开心坏了。

  可这时门铃又响了(我为什么要说又)

  怎么这么多人找尤里?迷迷的。

  尤里开门时奥塔看见门外站着一个亚洲人和俄罗斯人,尤里读的是国际学校有外国人很正常,应该是他的同学。

  可下一秒奥塔却看见那个俄罗斯人想拥抱尤里却被尤里踢了一脚。

  奥塔觉得怪尴尬的也不好意思走过去,尤里能肆无忌惮地对那人发脾气相比他们关系很好吧。

  当三人走到客厅时那个亚洲人看到了奥塔,说到“嗨!你是尤里的朋友吗?我叫胜生勇利,这位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很开朗的人呢,奥塔想。

  “你好,我叫奥塔别克·阿尔京,很高兴认识你们。”

  此时尤里从厨房探出一个头,说“你快过来做饭,我饿了。”

  奥塔还没反应过来,勇利已经起身跑去厨房了。尤里走回了客厅,走到奥塔身后的时候对对面的维克托做了一个“傻子快走”的凶恶表情。

  维克托意味深长地看了奥塔一眼,去厨房帮忙了。

  他们是我的导师……只有维克托算是吧,勇利是他的伴侣但也教过我一些东西。勇利做的猪扒饭很好吃,他们来我家的时候经常做给我吃。”尤里没注意到他的语气是多么的……乖顺。

  “但他们为什么来你家,不是只是老师么?”奥塔的关注点永远在尤里身上。

  “因为一次机会我莫名其妙被院长看中了,我们学院有师徒制,所以我成为了院长的弟子。维克托虽然是我的导师,但也是院长的弟子,所以也算师出同门。所以他很照顾我,经常来我家。

  “嗯”奥塔想:看来尤里喜欢吃猪扒饭和皮罗什基,待会问问勇利怎么做好了。

  餐桌上,尤里显得十分拘束。奥塔和勇利在交流猪扒饭的做法。因为二人的母语不同,所以交流起来十分吃力,维克托听着两人滑稽的俄语与英语的杂糅,十分有趣。

  “尤里啊,JJ知道我经常来你家后就常骚扰我,这个问题你是不是该解决一下啊”维克托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呃……甩不开吗?”

  “废话,能甩开我还和你说啊,我在学校的时间比你多,那家伙像牛皮糖一样,你给我想个办法。”

  “emmmm”尤里想起BK太太一本小说里的情节,说“你就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吧。”

  奥塔不知是记起自己写的小说嗯情节还是什么,吓得把筷子都摔地上了。

  “wow yuriiiiiiii♡”

  “闭嘴,这只是个对付JJ的理由。”尤里脸色微红,毕竟他连恋爱都没谈过。

  之后维勇二人就离开了,维克托在离开前说了一句

  “今天的尤里乖得像一只小猫呢♡”

  然后尤里喊了一句,奥塔没听懂,估计是脏话x

  啊尤里像小猫一样。

  今天更加喜欢尤里了,下定决心把尤里bāi wān

————————
碎碎念:下一篇奥塔准备攻略尤里了,我一直在想怎么让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孩喜欢上同性,还问了我们班男同学(椴是女孩 整个人都ooc。这周会更到第六的,大家多多点心心和小手Ծ ̮ Ծ

【奥尤/维勇】当窗外开满向日葵〈3〉

设定,前情戳头像。
————————
  奥塔看见尤里开门时毛都炸了,感觉有些不对劲就跑了过去。他看见早上花市的那个加拿大青年正手捧玫瑰,对着尤里摆了一个迷之姿势。欸想起来了,莫非是给尤里寄信的那个人?

  奥塔黑着脸走过去挡在尤里前面,尤里刚想把花糊在JJ脸上,见奥塔走过来就立刻收敛了。

  “尤里不喜欢这样,请回吧。”

  “嗯?我这是在追求尤里,你是谁?尤里的恋人吗?”

  呃……听到这个问题尤里和奥塔都不约而同地尴尬了一下,然后两人都慌张地说“No!”

  “嗯,既然这样尤里你就可以收下玫瑰了啊”JJ微笑地说。

  尤里忍无可忍了,他也不想当着奥塔的面对JJ发作的,可这家伙太难缠了。

  尤里夺走JJ手里的玫瑰,然后砸到了他的脸上,再“嘭”地一声把门关上。

  ……

  “呵呵让你见笑了呢,他是上次把信寄到你家的人,和我说一个学校的,去年冬天刚转来。当时我把头发扎起来,他把我当成女生,于是就追求我,知道我是男生了也一样,可笑的是我上周才知道他的名字。

  “可是他知道你是男生后依然在追求你啊,他是真心喜欢你啊。”奥塔有点虚。

  “只是为了满足虚荣心而已。”尤里抄起桌上的皮罗什基,边吃边说道“爷爷去我学校的时候见过那家伙,爷爷说他的眼神并不真诚,而且我觉得把墨镜戴在头顶的人都是人渣。”尤里顿了顿,说“爷爷做的皮罗什基,你要吃吗?”

  “嗯,谢谢。”奥塔拿起一块,继续问问题“那他是双性恋吧,尤里有因为这个讨厌他吗?”

  “是啊,双性恋。但都是爱情呢,美好的东西没理由讨厌呢。”

  “尤里是异性恋吗?”奥塔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但下一秒却后悔了,如果尤里的回答……

“不知道呢,我还没有对任何一个人产生过‘喜欢’这种心情”

  奥塔提着的心放下了,用一种如释重负的眼神看着尤里。

  但尤里却误会了,以为他在嘲讽自己这么大居然连恋爱都没谈过。“干嘛,别误会,我只会好好听爷爷的话,虽然俄罗斯民风开放,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

  “嗯其实我也没谈过。”(但是我有喜欢的人)奥塔在心里补上一句。

  “那你是做什么的啊,总不见你出门,在异国他乡的”

。奥塔实在不想告诉尤里他是作家,怕他问出真相来,说是当DJ又怕他想去看他工作的地方,尤里毕竟是俄罗斯人,性子也是很野的,万一去那边被盯上灌醉了,就不好了。

  “呃,我是做编辑的,所以不常出门。”

  一个外国人在异国做编辑这种话谁会信啊。

  我们的尤里当然相信了。

  “哦哦这样啊,我听说当编辑的人都有个作家梦”

  真不巧,奥塔正是作家,还是你最喜欢的那个。

  “啊哈哈,我们说说种花的事情吧”

  ……

【奥尤/维勇】当窗外开满向日葵〈2〉

设定,前情戳头像
——————————
  奥塔别克·阿尔京是一名作家,写幻想小说的。性取向:男。

  这一天他打算去花市看看,找找新书的灵感。

  他在一家卖花的店停了下来,旁边有一个加拿大青年拿着一大束玫瑰,嘴里还说着:It's JJ style!还搂着玫瑰来了个奇怪的手势。JJ?是他的名字吗?有些耳熟。

  奥塔在原地疑惑了三秒钟,转身离开了。旁边一个小摊,一个小女孩在兜售她的向日葵种子。

  奥塔看到向日葵的图片,想起了他邻居那一头如金丝般的细发,买下了一包种子。

  回到自家后院,刚打算播种,一只猫从围栏跳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只金发少年。

  “啊啊抱歉,我家的猫比较皮,就跳到这边来了”

  奥塔放下手里的工具,看了一眼比他还高的围栏,默默地想:俄罗斯毛子果然不是盖的,即使是这只美人。

  他们抓住了狮虎蝎(尤里的猫真是这名,官方说过),尤里刚想从围栏翻过去,但被奥塔阻止了,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奥塔看得满心都是粉红色泡泡。

  走进尤里家后院,奥塔的内心像长了杂草。

  说好的干净整洁有情调呢?怎么都是草?

  是的,尤里的后院只有草,都是杂草,但也有几株猫薄荷。所以狮虎蝎才经常在后院出没。

  “咳,很乱对吧,我一直一个人住所以没时间理。”

  “我认为我可以帮你,我早上去花市刚买了一些种子,需要吗?还是不需要?”

  呜!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明明是我先想搭讪的,猫还是我扔过去的。(狮虎蝎:mmp)

  “需要”尤里几乎脱口而出,反应过来时脸上飞起了一片红霞,不敢看奥塔。

  两人忙活了一个下午,终于把两个后院都种上了向日葵,期间还拔了尤里后院的草。

  ”呃,奥塔我不会养花”“没关系,我教你,我家后院有一些养花的东西我拿来给你。”

  亚洲人都这么善良吗?好像老头的伴侣也是亚洲人,经常给我做猪扒饭。对亚洲人好感上升!

  “拿来我家再说吧,正好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呢。”

  ……

  奥塔进了尤里家。奥塔进了尤里家。奥塔进了尤里家。

  尤里这个心思单纯的家伙只是觉得邻居来做客而已,但奥塔的内心早已像烟花一样炸开了

  “奥塔,你也看过BK太太的书吗?那天你来给我信我看见你手里拿着”尤里问。

  “嗯看过”听见尤里提到自己的书奥塔有些惊讶又有些紧张,担心尤里对他的书有不好的评价。

  “我超喜欢的,那本书我没买到超难受!买的人实在太多了”

  我得到了仙女的赏识??!!

  “其实我多买了一本,你想要就送给你吧。”深藏功与名的奥塔说,他想等关系好了再告诉尤里。

  尤里刚想跳起来抱住奥塔,门铃却响了。

  尤里带着怨气走过去开门

【奥尤/维勇】当窗外开满向日葵〈1〉

⒈时间线是从八月底开始,因为十一月到十二月向日葵会开花。背景莫斯科
⒉主奥尤,副维勇。
⒊尤里20岁,奥塔23岁,勇利26岁,维克托30岁

  尤里是一名大学生,比猫都闲的。

  “叮咚”

  一开门是尤里的老师——维克托站在外面。

  “嗨尤里”

  “走开老头,有事快说”

  “呜,老师这是冒着严寒给你送资料啊,小尤里不请老师进去坐坐喝杯茶吗?”

  “我怕你这一冷一热会刺激你的发际线啊,再见。”

  尤里真心觉得这人很迷,整天来找自己。虽然自己的大学是国际学校但俄罗斯人又不止他一个,唯一的优点就是他的伴侣做的猪扒饭了。好像和自己同名?不重要,重要的是先肝完作业。

  卧槽?告白书?!老头你要脸吗比我大十岁,自己有伴侣还撩我。哦……好像不是老头写的。

  尤里丝毫没有为刚才的误解有一丝歉意。

  嗯?JJ?什么玩意是鬼畜素材吧,理他呢肝作业要紧。

 
“叮咚”

  尤里带着吃人的眼神过去开门,没想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亚裔少年,很高(此处ooc),手里拿着三样东西。

  “是普利塞提先生吗?”“我是”“你好,我是你的邻居,我叫奥塔别克·阿尔京。好像有一封信寄错了,应该是给你的”

  尤里接过一看,卧槽怎么又是JJ,怎么知道我的地址的,虽然写错了。

  “我是最近搬来这边的,这是我的一个小礼物,希望我们以后可以相处愉快。”奥塔递上了第二个东西。

  “谢谢”尤里强压着手撕信封的念头,微笑得接过奥塔递来的曲奇饼干。关上门的那一刻把信封撕得粉碎。

  尤里从窗外目送奥塔,眼睛却不经意间看到了他手上的东西,是一本书。

  那不是BK太太的新书吗?!我都没抢到,那家伙深藏不露啊。

  尤里决定了,要和奥塔搞好关系。

你在猫星还好吗?

1.设定是奥尤同居,同时在赛场上退居二线。这是几年后的时候了肯定和原著里面的性格不同,ooc。
2.尤里的喜马拉雅猫名字叫狮虎蝎,官方提过。

  “狮虎蝎,过来。”尤里对在鞋柜上的猫咪伸出了手,想让它跳到自己的怀里。

  虽然尤里和奥塔两个人的鞋子不少,但是鞋柜也没尤里高,一只猫咪跳到主人的怀里是很容易的。

  但狮虎蝎却有些犹豫。

  尤里见状把狮虎蝎抱了下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给狮虎蝎顺毛,若有所思。

  ……

  餐桌上。

  “奥塔,今天狮虎蝎身体好像有点不好”尤里问。“嗯,我们明天带它去宠物医院检查一下吧”

……

  “医生医生,我的猫咪怎么样了”尤里十分着急,刚刚在等待检查的时候都快把医院的纸杯捏烂了。奥塔在一旁握住了他的手无声地安慰着。

  “嗯……你的猫的肾功能不是很好,应该是喝水不多,这个方面要多注意,其他方面很正常”

  “好的谢谢医生。”奥塔说完立刻拉起有点恍惚的尤里提起装狮虎蝎的笼子交完费离开了。

  “尤里,猫到老年总有一些毛病的,这些都是正常的,不用太担心。我们好好听医生的话吧,明天就去买个新的给狮虎蝎喝水的东西,我听说网上现在有……”

  “嗯。”即使说话的人是奥塔尤里也心不在焉,他又怎么不知道猫咪的这些习性,让狮虎蝎多喝水不容易。他和狮虎蝎相处了这么久,也感受到了一些事情吧。

  这段时间奥塔和尤里一直在为狮虎蝎忙活着,奥塔也恶补了很多关于猫咪的知识,这奋劲都能和当初追尤里相比了。

  ……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圣彼得堡的夜晚,狮虎蝎还是离开了他们。

  尤里抱着早已冰凉的狮虎蝎无声地哭泣,奥塔冰冷的手搂着尤里……

  两人静静地站了几个小时,把狮虎蝎放回窝里,盖好被子,他们也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清晨,早已没有昨夜的冰霜,只有早晨的清新。奥塔起来后发现尤里不在身边,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如果你醒了,就来那里的海边吧。”那是一个奥塔和尤里有着深刻印象的地方,他们在那里见到了最美的景,彼此许下了诺言。

  奥塔赶到时,偌大的海滩上只有尤里一人,时间很早,金色的晨光和尤里的金丝十分耀眼。尤里手里拿着一个铁盒。

  奥塔走进一看,是一个宇宙飞船形状的
铁制的盒子。尤里看见奥塔来了对他一笑,挥手让他过来。

  “奥塔奥塔,狮虎蝎在里面呢,它要回猫星了呢,这是我为它准备的飞船,打算让他从海里出发到北极点去起飞。”这个地方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小沙滩,附近没有渔船,尤里看来策划了很久很久,这个铁盒看上去也是亲手做的。

  “嗯,现在就送走它吧”

  铁盒渐渐飘远,奥塔从背后抱着尤里。“诶奥塔,什么热乎乎的液体掉下来了?”尤里回头一看。奥塔捂住了尤里的双眼,说“嗯,没事,你没事就行。”“我怎么可能有事啦哈哈我可是冰上的老虎小心我把你吃了嗷。”奥塔手指温柔地划过尤里的脸颊,给他拭泪。

  两人的脚步渐行渐远,与第一次来这个小沙滩时不同,上一次是开始,这一次是结束。